“咬文嚼字”的“嚼”究竟怎么读?

“咬文嚼字”的“嚼”究竟怎么读?

来源:《咬文嚼字》 作者:佚名 时间:2019-03-05 09:17 阅读:1679

文读、白读和规范——“嚼”字读音讨论会纪要

主持人 今天请各位来,主要是讨论“嚼”字的读音问题。《咬文嚼字》封面上既有中文名称,也有汉语拼音。第一辑封面上的拼音是:YAO WEN JUE ZI。美术编辑在设计时态度是很谨慎的,逐字查过字典。本丛刊问世不久,编辑部收到一千多封来信,其中两百多封指出“嚼”字读音不规范,“嚼”不读jué而应读jiáo。根据读者的意见,丛刊第二辑已作了改正,但我们觉得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。各位都是专家,“嚼”字究竟怎么读,一定能说出个道理,还望有以教我。

“嚼”有文白两读

专家L  “嚼”,意思是用牙齿磨碎食物,这点没有疑义,而读音确实有点复杂。北宋官修韵书《广韵》中,“嚼”属入声药韵,音“在爵切”,其对应的普通话读音为jué。到了元代,北曲韵书《中州音韵》将入声派入平、上、去三声,“嚼”字被划归萧豪韵,入作平声,这就是今音jiáo的前身。但明清两代的官修韵书《洪武正韵》《音韵阐微》仍将“嚼”字归于入声。这就是说,“嚼”在历史上的规范读音是jué。

专家T  汉字中有些字有文白两读。文读,又称读书音,指诵读文字作品或说书面词语时所用的字音;白读,又称口语音,指日常说话时所用的字音。“嚼”字便是一例:文读音为jué,白读音为jiáo。文读和书面语联系紧密,由于书面语准确、规范,在时间、地域的跨度上远远超过口语,而且,掌握和使用书面语、读书音的多为文人和文人出身的官吏,所以,除读书外,在官场及其他正规场合,交际、说话也多使用文读。

这就是说,从“嚼”字读音的实际状况来看,jué音占有明显的优势。

专家Y  我同意两位先生的分析。与南方方言相比,北京话的文白异读比较简单,主要发生在古入声字上。由于两读不辨词义,故大多能够互换。例如:“单薄”,口语里说作“dānbáo”,书面语里则读作“dānbó”。这在汉字读音中是很常见的。两者都不能算错。那么,为什么《咬文嚼字》问世后,读者会对“嚼”字的读音提出意见呢?我想,这主要是从汉语规范化的角度提出的。

汉字有文白两读,毕竟给学习和交流带来了困难。为此,自1957年起,有关部门便开始进行普通话异读词的审音工作,并于1985年正式公布了《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》(以下简称《审音表》),规定自《审音表》公布之日起,“文教、出版、广播等部门及全国其他部门、行业所涉及的普通话异读词的读音、标音,均以本表为准”。在《审音表》 中有些字的文白异读已经取消,或归于文读,或归于白读,如:“学”“白”等字。有些字划清了文白读的使用范围,如:“薄”“削”等字,单字用白读,复音词用文读。毫无疑问,审音工作对现代汉语的语音规范和普通话的推广是功不可没的。然而,个别字的审音似还有可商榷之处,比如我们现在讨论的这个“嚼”字。

在《审音表》中,“咀嚼”“过屠门而大嚼”用文读音jué,这完全正确;而“味同嚼蜡”“咬文嚼字”分明是“文言成语”,按《审音表》的“说明”应该用文读音,却用了白读音jiáo,未免有点自乱其例。这种不辨字义,不能互换,仅在组词上显示不同的文白读,很难掌握和使用,只能靠死记硬背。一旦碰到《审音表》举例以外的词语,必然一筹莫展。例如《旧唐书·来瑱传》:“(来瑱)前后杀贼颇众,咸呼瑱为‘来嚼铁’。”这“嚼”字该怎么读,实在无从捉摸。

辞书左右为难

专家C  主持人说,美术编辑在设计时,逐字查过字典,这点我是相信的。可以说,这位编辑正是上了字典的当,或者说得更确切一点,是辞书的编纂者们也有难言之隐。语文工具书对多音字的审订,主要靠辨析词义。可一旦遇到“嚼”这种既无法辨义、又不能互换的文白异读字时,便往往会左右为难,无所适从。例如:北宋王安石《示董伯懿》诗:“嚼蜡已能忘世味,画脂那更惜时名。”这“嚼蜡”之“嚼”,究竟该订什么音为好?如订为jué,则与《审音表》不合;若订为jiáo,虽与《审音表》相符,但王安石时代“嚼”字只读入声,平声尚未出世,舍jué而取jiáo,情理上说不通。如将古代例证订为jué,现代例证订为jiáo,那也不行,古今“嚼蜡”词义相同,一脉相承,用不同的读音将其割裂开来,更为荒唐。何况,即使是元明清北方籍作者笔下的“嚼”字,除非用于韵脚或附有音注,否则我们根本无法判断作者用的究竟是方言音还是官修字韵书音。

专家Y  问题是像“嚼蜡”这种情况绝非个别现象,所以,许多词典在处理“嚼”字以及有关词条的读音时,对《审音表》采取了相当微妙的态度。《辞源》出版在《审音表》之前,“嚼”字只取jué一音。它所收列的“咬文嚼字”“味同嚼蜡”的“嚼”当然只读jué了。《汉语大字典》“嚼”字音“jué(又读jiáo)”,将两音处理成可以无条件互换的又读音,与《审音表》显然不同,《辞海》“嚼”字音“jiáo,读音jué”,表面上与《审音表》完全一致,但其“嚼”字所带复音词以及“咀嚼”“咬文嚼字”“味如嚼蜡”等都不按体例加音注。由此可见,《辞海》将文白读解释成在口语和读书面语时可以互换的两种读音,这和《审音表》的规定根本是两码事。《汉语大词典》把“嚼”字处理成“jiáo或读jué”,所带复音词也不注音,究竟该怎么读,只能靠读者自己掌握了。

“嚼”字究竟怎么读

专家L  从汉语规范化原则出发,最合理的是一字一音。必须保留两读的,以取又读音或能划清使用场合的文白读为宜,并从中确定一音作正读,为日后定于一尊作铺垫。

“嚼”的两读中取哪一音为正读比较好呢?取jiáo音,符合北京和北方方言区的口语音;取jué音,则和传统文化联系紧密,且能照顾其他方言区的读音习惯,此外,“嚼”从“爵”得声,与声符读音一致,容易掌握运用。两相权衡,我认为还是以jué为正读的益处多些。

专家T  我同意L先生的意见。1983年7月,本人曾就异读词问题向王力先生请教。王先生当时任普通话审音委员会主任,他明确表态说:“对不辨义的异读词,我的意见是:凡符合《广韵》与普通话对应规律的,应予保留;不合的,应当删去。”我认为王力先生的观点是正确的。根据他的意见,“嚼”字应保留jué音,废除jiáo音。

专家Y  两位所说不无道理,但我们讨论问题,应从实际出发。现在面临的现实是,《审音表》已公布多年,在群众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。《咬文嚼字》编辑部收到两百多封来信便是证明。因此,关于“嚼”字的读音问题,我们可以继续讨论,但对《审音表》这一法定文件,首先要抱尊重的态度,要承认它的权威性。在《审音表》重新修订之前,“咬文嚼字”的“嚼”只能读jiáo,不能读jué,否则,只会造成新的混乱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《咬文嚼字》第二辑便作了改正,这是明智的选择,是具有规范意识的表现。

专家L、T、C:同意Y先生的意见。学术问题尽可百家争鸣,但在实际运用中,还是应以《审音表》为准。

主持人  谢谢各位专家。通过今天的讨论,我们不仅了解了“嚼”字读音的来龙去脉,而且明确了处理这类问题的基本原则。特别令我们感动的是,各位既有强烈的求索精神,又有自觉的规范意识,科学态度和社会责任融为一体。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。今天的讨论会就到此结束。再次谢谢各位。(让之记录整理,来源《咬文嚼字》)

查字网收集整理的汉字小知识,趣味汉字,汉字故事以及和汉字有关的各类文章。